地球医生-凯发k8娱乐官网手机端

外来文章

地球医生
(美)马修斯里特
 

15年急诊医生生涯中,我救治了成千上万的病人。我没有一天不在思索,为什么生病的人越来越多,即便我一天工作18个小时也还是有看不完的病人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答案地球病了!

特殊病人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炎热,潮湿。我在儿科病房值班,突然接到救护人员打来的电话“一个8岁女孩,哮喘发作。”当他们抬着担架冲进急诊室时,我飞快地浏览了病历。小女孩名叫依塔,和哥哥在家玩水时突然发病。“依塔,”我弯下腰,看着她透着惊恐的眼睛,“我是马修医生,我要把一只管子放进你的嘴里,使你的呼吸顺畅起来。”她虚弱地握了一下我的手。我用力地挤压急救袋,想要将空气挤进她的肺部,但她一动不动。尽管我们拼尽了全力抢救,但她的小手还是软软地垂了下去。

我查找了很多资料,才弄明白依塔的死因空气污染。如果不是空气污染,她的哮喘病是可以控制的。我总以为当地的空气还算清洁,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我在书上看到一组数据,仅仅是修建一座小型发电厂便会导致每年新增1200名急诊病人、3000名哮喘患者和110起死亡病例。在我生活的这个小型社区,有越来越多人患上哮喘和其他慢性疾病。尽管我们的医药越来越先进,但人们的健康状况却呈下降趋势。我越来越感觉自己力不从心。

这天晚上,虽然我已经连续工作了24小时,却在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病人们痛苦的模样,然后我又想到了依塔。

“马修,你怎么了”太太南希问我。

“我觉得,哮喘、鼻炎、过敏等等所有这些慢性疾病,元凶都是环境,是我们呼吸的空气使我们生了病。”而我该怎样做才能帮助越来越多的病人

“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南希轻轻拍了拍我,“你只是名儿科医生,你并没有办法治疗空气。”

“治疗空气对!我可以做‘地球医生’,把地球看成我的病人去救治它!”我激动地抓住南希的手,我想,我找到了困扰我多年的问题的答案。

诊断病情

治疗我的“新病人”的第一步是“从我做起”,即对自己的生活方式负责。当我的病人第一次找我治疗时,我通常会询问他们的体重。于是,我们家也开始“称体重”,首先是“审计”我们维持生活所消耗的能量。我们有一座大房子,还有几辆车——我原先居然认为我们过的是“绿色生活”。但现在我要问问自己一个四口之家需要3500平方英尺的住宅和4个浴室吗

再查查我们最近的电费、油费和天然气费,我大吃一惊!一个意大利家庭每年平均消耗1800加仑汽油,而一个美国家庭竟达到4483加仑——我们家也少不了多少。这次“审计”清楚地证实了我们家早已经“过度肥胖”。车库里堆满了几乎没有用过的体育用具;衣橱里塞满了根本没穿过或只穿过一两次的衣服;还有一时冲动买下的清洁用品以及当时颇感新奇的小家电……

我开始怀念起当初那个健康、壮实的地球。还记得小时候在马里兰州的农村,周围的绿色田野和山岗似乎会永恒不变,当秋天来临时,我躺在凉爽舒适的草地上,看候鸟南飞,心中满怀感恩。生活是简单的,也是深沉的。奶奶的话简单而富含哲理每当我说我想要一件新东西——常常是新玩具——的时候,她总是要我等上一个月,“一个月后,你要么会忘了它,要么会发现你不再需要它了。”我并不认为奶奶是个环保主义者——我不确定那时是否有这一提法,但她确实告诉了我一个真理我们周围堆满了并不需要的东西,而这并不能使我们生活得更愉快。

治疗方案

我们把球拍、衣服、家电一一送给了需要它们的人,在搬空了大半个家后,我们的生活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现在,每当我想买什么东西的时候,就会像奶奶建议的那样等上一个月。

我们搬了家,住进了一间小公寓。这会不会影响我们的个人空间和舒适度呢结果是生活在小空间里的我们反而更加亲密了。当南希在餐桌上批改学生的作业时,我在一旁读书,孩子们在做作业,一家人安静地坐在一起。大空间实际上把家庭成员间的距离拉远了。简单化的生活实际上意味着知足常乐,不追求豪华浪费。它并不意味着缺衣少食。

我们还将白炽灯泡换成经济型的日光灯,全家都养成了离开房间即随手关灯的习惯。也许你会不以为然,但是积少成多,我家的电费帐单——每个月只有20美元——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当我们了解到洗碗机和烘干机用去了多少能源后,着实吓了一大跳。现在,我们关掉了洗碗机、将衣服自然晾干——这不仅节约了能源,而且衣服也更加耐穿。这样做,是不是会花更多时间确实如此,但当我们全家一起做这些家务活时,就并不觉得是劳役,因为这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

按照宗教习惯,星期日是“安息日”。我很享受这一传统节日,后来却失去了它。今天,我们家又重新找回了这一传统——星期天就是留出来休息和思考的。南希常常出去散步,克拉克和艾玛在头一天就做完了家庭作业,我们节约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少了赶去商场抢购的仓促,也省了去电影院的拥挤——而得到了不少闲暇和安宁。当我们作为一个家庭改变了生活习惯之后,我们希望不仅环境可以因此受益,而我们自己也能从中愉悦身心。

在治疗地球的过程中我渐渐感悟到作为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我的职责不仅仅只是在医院的大门之内,而必须延伸到我们赖以生存的这个星球本身。全人类都是被地球这一共同的纽带联系在一起。治愈地球,每一个人、每个家庭都责无旁贷。不管我们的能力或大或小,都能为改变地球的现状尽一份力。

但愿我的“诊疗方案”能够帮助创造出一个干净些、健康些的地球,那不仅是为我,为我的孩子或家庭,也是为整个人类,更是为了多年前的夏天,那个把小手放在我手里的8岁小女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