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建筑业亟待革新-凯发k8娱乐官网手机端

外来文章

 

传统建筑业亟待革新

远大集团张跃访谈录

(发表于2014年5月《反思基础设施:来自全球基础设施倡议高峰会议》,原文英文,翻译有删减)


传统建筑方式成本高,效益低,对环境破坏大。在本次访谈中,张跃对建筑行业可以怎样转变经行了探讨。

 


张跃,远大集团的总裁及ceo,是一个勇于设定宏伟目标的人。20103月,他的预制式建筑公司,远大可持续建筑,用1天时间在上海世博会搭建了一座6层楼的建筑--远大馆。之后,他不断地挑战这种节奏,以创纪录的速度建造了另外20多座建筑--不到7天的时间建成了15层的新方舟宾馆,15天的时间建成了30层的t30酒店。他最近的野心是要建造世界最高楼,期望这座命名为天空城市的202层钢结构摩天大楼能抵御9级地震,并且极其节能。90%的结构将会在一个工厂完成,仅10%在现场组装。除去令人咋舌的时间因素,对远大集团最重要的是其可持续设计和生产过程。张跃认为这种高层建筑是对重新定义城市化、解决一直伴随在中国工业化过程中能源和环境问题的新途径。在20143月与麦肯锡上海总监david xu的访谈中,张跃阐述了他的可持续建筑道路,分享了他对中国建筑及基础设施未来发展的看法。


 


麦肯锡:今天基础设施和建筑行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跃:这个行业整体而言是表现不佳的。今天,我们确实是生活在一个非常智能化的时代,但却仍然没有一个有创造力的、低排放的、务实的建筑方式。从城市规划到基础设施发展到建筑施工,从资源消耗到污染排放,整个行业都在拖我们这个时代的后腿。我认为这主要是一个观念问题。建筑行业从本质上来说是最具长期性的行业。建造过程中一个很细小的错误就能对人类和环境产生巨大的伤害,这种错误的影响将会持续几十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但是这个行业却并没有具备长期观念。


 


麦肯锡:建筑行业要怎样来改变它的思维模式?


 


跃:我们需要问自己更多战略性和长期性的问题:这个建筑或者资产的目标是什么?它是怎样与其周围环境和整个城市相关联的?它将如何影响人类的生活质量?它需要消耗多少能源?将会制造多少问题?


 


在中国,城市化进程非常迅速。如果继续以这种速度发展,而忽略对环境的长期影响,就会给后代制造严峻的问题。我们必须要对城市规划、建筑施工、基础设施采取长期手段,并且重点解决资源和能源消耗问题。生活在大都市,人们一方面造成巨大能源消耗和重大污染,一方面却没有真正享受到高质量的生活。其实,中国的利益相关者们是有可能采取长期方式建设一个土地和能源节约型的城市化的。


 


麦肯锡:当今飞速发展的科技在对各个行业都产生了颠覆性影响。这是否也适用于基础设施行业?


 


跃:很不幸,建筑和基础设施行业例外。这个行业的技术过时、陈旧。很多工作还是人工现场进行,成本高,耗时长。比如说,现在一栋摩天大楼要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建成,反而当年帝国大厦才仅仅用了13个月。


 


麦肯锡:你为什么认为这个行业技术创新不够?


 


跃:两个原因。第一,中国的快速城市化推动了基础设施发展的巨大投资。同时,新兴融资和投资产品也将大量的资金带入了这个行业。当需求强劲、市场良好的时候,人们对新技术就没有太多热情了。因为利润容易获得,就难有创新的动力。


 


第二,僵化的行业法规也会阻碍创新。中国有太多的法规制约创新技术甚至是创新思维。比方说建筑设计的规范可以细致到限定要用哪种类型的材料、多大厚度的材料。所以,在中国,整个行业都在依赖所谓的“标准”。因为各种管制强调的是标准,建造者们就会牺牲创造力、效率、安全和最终责任。只要不违背标准,他们就可以不用为任何事情承担责任。


 


麦肯锡:你认为应该要怎样做?


 


跃:我认为,西方国家给我们提供了新的模式。虽然西方也有政府监管,指导原则也非常严格,但一栋建筑由注册的结构工程师、消防工程师签字,对自己的工作承担全部责任。他们可以自由开发不同的产品和技术。这种模式能鼓励创新、提高质量和安全性。


 


麦肯锡:天空城市不是远大集团第一个可持续项目。你是从什么就时候开始了对可持续建筑的探索?


 


跃:我们在08年四川地震的时候就开始开发可持续建筑。我对挑战建筑的传统思维非常有兴趣。我们的建造过程非常重视结构安全、空气质量、能源节约和可持续材料。天空城市使用20cm的隔热层,4层玻璃窗,电梯反馈发电,led灯,远大冷热电联产及空气过滤技术,将会比传统建筑节能5倍。在中国,建筑主要使用混凝土,因为这是他们所熟悉的常规材料。天空城市的结构绝大部分都是使用钢材,如果几百年后这栋大楼要停用,钢材都是可以再重复使用的--我们给后代留下的是资源。


 


麦肯锡:使用节能产品或材料会对传统观念带来什么挑战?


 


跃:一个小小变化就能产生巨大的影响。比如说外墙和窗户的隔热。它不需要很花哨的技术,只要有这个意愿就行。在隔热上做一个小小的投资,就能降低80%的制热和制冷费用,显著减少建筑总体成本。为什么中国没多少建筑商使用隔热技术?简而言之,就是观念问题。保温隔热在他们传统的思维和处事方式之外。


 


麦肯锡:你的建筑过程有哪里不同?


 


跃:如果说,传统建筑就像是一个人在自家车库里造汽车,我们的现代建筑用的是汽车流水线。我们的工厂化可持续建筑90%的工作都是在工厂完成,只剩下10%在现场做。地板和天花板以及管道、电线、冷热通风口都安装在一个模块里。墙体、门、窗也在工厂完成,作为整体运输到施工现场。


 


麦肯锡:这种过程的好处是什么?


 


跃:我们的生产过程不仅仅是快,更重要的是将效率最大化,将浪费最小化。我们只产生1%的建筑垃圾,传统的方法要30%。因为大部分工作都提前完成了,我们的方法也会提升现场工程的速度。我们主要的生产要素都集中在工厂,所以运输和物流成本也更低。在工厂,我们有更大的能力存储更多的材料,而在传统的施工现场不能容纳足够的材料,像水泥和钢材之类的材料就通常都要每天运送。整体来说,我们的施工过程将资源、人力、物流的效率最大化。


 


麦肯锡:作为这个市场的新加入者,你展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被复制的可能性有多大?


 


跃:我们希望在许多像中国这样城市人口不断增长,对基础设施的需求很强烈的国家建立一种模式。我们计划让其他公司包括建筑商来采用我们的技术。如果一栋建筑的成本很高,市场就会受到限制。如果人工成本很高,或者施工速度太慢,市场就会丢失。如果质量很难控制或需要技术人员学习很多新的复杂技术,进入门槛就太高。现在,我们已把成本和效率做到了极致,十分容易复制。


 


麦肯锡:完工后,天空城市会达到202层高,还有额外的6层在地下。它会成为世界最高楼。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跃:我们建造世界最高楼的目的是要强有力地传递这样一个概念,城市化不能牺牲土地及能源效率。这是天空城市真正的意义所在。一个大楼越高,占用的土地就越少。另外,天空城市是一个融合型社区,会有住房、写字楼、商业空间、购物空间和娱乐空间,会有一所学校,一家医院和巨大的植物园。居民在这个空间里能获得他们需要的一切东西。想想看,如果我们能步行去工作,学习,办事,我们的城市该有多美好。这种生活方式减少了能源消耗以及道路、汽车的数量,减缓了交通阻塞。根据我们的计算,天空城市可以帮助长沙减少2000台汽车,减少12万吨二氧化碳排放。我们坚信,天空城市会对长沙市民生活产生重要影响,甚至是影响中国,乃至全世界。


 


我们希望这个项目能够引导三大重要革命:一是建筑技术的革命,二是资源效率的革命,三是建筑产业监管模式及建筑商业模式的革命。如果我们不采取惊人行动,展示一个能改变传统建筑的不同模式,这个行业就不会有丝毫改变。我深知自己面临巨大的阻力,但是我的决心比阻力更大。

网站地图